网站首页 | 金沙app官方门沙APP | 金沙电玩城15598版下载 | 金沙电玩城15598下载
金沙app官方门沙APP > 金沙电玩城15598下载 >
高级检索

只可意会而不可求甚解 文学欣赏的原则(5)

2022-09-11/    金沙电玩城15598下载

编者按:

我国老一辈诗词专家浦先生认为,欣赏古代诗词,不能像理解散文那样处处找寻文章的理路脉络,找出句与句之间的逻辑关系,将句句的情事、意思都落到实处。他说,如果那样的话等

  我国老一辈诗词专家浦先生认为,欣赏古代诗词,不能像理解散文那样处处找寻文章的理路脉络,找出句与句之间的逻辑关系,将句句的情事、意思都落到实处。他说,如果那样的话等于把诗词翻译成散文,这是一件最笨的工作。那么,应该怎样欣赏诗词呢?他认为应该像古人那样——只可意会而不可求甚解。(毋庚才,1984)

  浦先生说,因为诗词的组织与散文的组织,各有各的路子,本来是不相同的。在散文里面,句与句的递承靠着思想的连贯,靠着叙事与描写里面事物的应有的次序和安排,句与句、段与段之间有明显的逻辑关系。诗词句与句之间的组织结构不像散文那样一线贯穿,有逻辑可寻,而是句与句之间往往距离较远,中间留有空档(空白),有大幅度的思想的跳跃。但好的诗词又从不给人以脱节、散漫的感觉。原因何在?就因为诗词有自己独特的连接方法(组织方式),归纳起来主要有两方面:一是音律,二是情调。

  诗词是有韵的语言,这韵的本身即有黏合的力量,有连接的能力。诗词里的句子,论它们的内容和意义,往往是各自成立为单位,中间没有思想的贯穿,但有一定的韵脚(或一韵到底或转韵换韵)和统一的情调在那里联络贯穿,使散漫的句子黏合在一起。(如马致远的《天净沙·秋思》,其中的“枯藤”等“意象”之间没有必然的联系,但通过音韵和情调浑然统一为一个整体)因此,诗词的意境往往比较朦胧,如阴晦天气立身于山头之上,远远望去,云遮雾掩,但见若干高峰出没于云海之中,若断若续,至于山峰与山峰之间的联络,但凭感觉意会而已。

  以上见解是浦先生在讲解无名氏词(一说为李白所作)《忆秦娥》时有感而发的。这首词原文如下:

  “箫声咽,秦娥梦断秦楼月”,是秦娥梦醒时听到了呜咽的箫声吗?是箫声呜咽惊醒了秦楼中秦娥的美梦吗?是酒席宴上伴唱的箫声吹起,听歌者由箫声引起联想,想到了秦楼上的秦娥吗?……因为没有“不但”、“而且”、“因为”、“所以”之类的关联词,看不出这两句之间的“实在”联系,因而不可确指。“秦楼”,只是长安的一座楼,近于后来“秦楼楚馆”中的“秦楼”,位于长安的北里,乃冶游繁华之区;“秦娥”,(泛说一长安女子,可单数亦可复数)多半是娼楼之女,再不然便是“昔为娼家女,今为荡子妇”的身份。她蓦地半夜梦醒见楼头之明月,听别院之箫声,从繁华中感到冷清。词作提笔已带来凄凉意味,定下了全词的情绪基调。

  “秦楼月”再重复一句,并无实义,只是为了音调上的需要,对上句尽了和声的作用,同时逼唤出下一个韵脚,好像有甲乙两人联吟递唱之意味。——这里充满了神韵,仔细吟味即可感知。

  “年年柳色,灞陵伤别”,灞陵者,汉文帝的陵墓,在灞水流经的白鹿原上,离长安二十里。汉代凡东出函潼,必自灞陵始,送行者于此折柳为别。“灞桥折柳”成了送别的代称。从秦楼到灞陵,地点换了,人物也变了,前后似连(楼上女子半夜梦醒莫非要送客远行吗?回忆往日的离别吗?……)似不连(“灞陵伤别”完全可以作为一个典型的人生情境来看),没有必然的逻辑联系可寻,因而也就不必强寻联系,强求“甚解”。

  “乐游原上清秋节”,单立成句,写景转入秋令。乐游原在唐代长安城中的东南角上,有汉宣帝乐游庙的故址。此处地势甚高,登之可望全城。附近有游览名胜之区。清秋节为九月九日,游人甚众,非常热闹。但马上来了个冷静的对照——“咸阳古道音尘绝”。通咸阳的官道在长安西北,这一跳又是几十里路程。两句之间靠“节”、“绝”两字的共鸣作用,以及排句的句法连接。“音尘绝”意义深远:或者道路悠远望不见尽头,有相望隔音尘之意;或指路上冷静无车马的音尘;或指征人远去无音信回来……总之,三字给人以悠远及冷清的印象。

  借“音尘绝”的重复再逼唤出下面一韵,作用在构成音律上的连锁而不是意义上的需要。但是这三个字音,再重复一遍,打入人们心坎,另外唤起新的情绪、新的意念。其意若曰:咸阳古道的道路悠远是空间上的阻隔,人从咸阳古道西去,虽然暂隔音尘,也还有个回来的日子。夫古人已矣,但见陵墓丘墟,更其冷静得可怕,君不见汉家陵阙,独在西风残照之中乎?这是古今之隔,永绝音尘,意义更深刻而悲哀。汉代诸位皇帝的陵墓排列在长安与咸阳之间,所以一提到咸阳古道,便自然转到古代帝王陵墓上来,以吊古的情怀作结:“西风残照,汉家陵阙。”这是又一幅更其苍凉悲壮的画面:西风残照之中,但见陵墓丘墟,冷静得可怕。昔日帝业之显赫尊贵已一去不返,化为一抔黄土了。人们顿悟帝业空虚,人生事功渺小,于是悲壮慷慨情绪油然而生。这里,反省人生感叹人生的意味极浓极深,气象宏大,极为深沉感人。王国维对此八字推崇备至,赞之曰:“寥寥八字,遂关千古登临之口。”

  这首词连带重复过渡之句共十句,用韵律黏连起来五处长安场景。这几处场景从情事上讲没有必然联系,但它们都是与长安有关的几处典型景物,都是能代表长安历史、长安精神的场景。几处场景经过作者用类似电影蒙太奇的手法排列组合在一起,产生了画面之外的韵外之旨——读者从中感受到一种苍凉悲壮的情调,进入一种深厚深沉的意境,精神凌空而上,鸟瞰历史的变迁,沉入一种缥缈悠远的神游之中。此种精神效应的产生,不是从字字句句的表面意义推演而来,而是从总体情调韵味而来。文艺作品的妙处就在这里,文艺欣赏的享受也就在这里。进入这种境界,从欣赏方法角度讲,即开头提出的“只可以意会,而不可以求甚解”者也。若必死扣字句意思及逻辑联系,翻译成白话散文,则诗词韵味顿失,生命不存。艺术不存。——这也就不成其为文学欣赏了。

  由此可知,所谓“不求甚解”,并不是怂恿读者对文艺作品的欣赏可以不下工夫,只停留于“似懂非懂”即可,而是说要转换思路,从意象、意境、画面的排列、转换和音节韵律的设计上体验其中的情调与意味,而不必一定要“因为”、“所以”地推出一个确定、确凿的解说(“甚解”)来。正如明人谢榛在《诗家直说》中所说:“诗有可解、不可解、不必解,若水月镜花,勿泥其迹可也。”(丁福保,1983)1137

  以上我们以诗词为例讨论“只可意会而不可求甚解”这一欣赏原则。作为一条欣赏原则,它同样适用于散文、小说等其他文体的欣赏,尤其是适用于抒情性、表意性较强的作品的欣赏。

版权所有©金沙app官方门沙APP 京ICP备01027212号
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   Tags
Baidu